香港慈善网高级资料

援朝老兵口述|马进定:当时还年轻不懂战场生

发布时间:2019-07-09

  118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1950年10月,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,奔赴朝鲜战场。1953年7月,朝鲜半岛战火熄灭。三年间,先后有约290万志愿军入朝参战。1958年10月,最后一批中国志愿军将士从朝鲜回国。值此六十周年之际,澎湃新闻·请讲栏目刊发一组志愿军老兵的口述回忆文章。

  我的家乡甘谷县安远区也召开了一次抗美援朝动员大会,召集十五到二十五岁的青年自愿报名,参加抗美援朝。我们村加上我一共有三个人参会。带我们去开会的是县里的一个领导,或许是担心我们县招不上兵,在大会的间隙又来号召我们同行的几人。同去的两人中有一个刚结婚不久,说不去了,还有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,怎么说都算独子,我想这事挨上我了呗,那我就去,我自己也确实愿意去。我就在安远区报了名。我们这些报了名的人,脖子里绑着红绸子花,骑着从地主富农家里收来的骡子、马,一路唢呐开道,被送了回家。

  中途为了宣传还进入了一个村庄。在一个院子里,有个老太太看到我们,突然昏倒在地她的儿子也报名加入了志愿军。我被这突然发生的事件弄得紧张起来了,开始想报名参军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。当时我还年轻,其实不懂战场生死,只想着留在家里也是挨饿吃不饱,还不如当兵。那时刚解放不久,农村还是由旧干部管理,利用组织的领导,或地方乡绅。当时所有人都去扶那个老太太,桌子上有摆好的几盘炒鸡蛋,那时候的炒鸡蛋是多么贵重啊。等我再从院子里进来的时候,一个旧干部把几盘鸡蛋都吃光了。

  这之后我被接到乡政府,睡一床地主家收来的被子棉毡。我不敢再回家,怕回家之后家里人就不让去了,家里爹妈是舍不得让我去,怕我去了就回不来了。邻居亲戚都说别去,子弹可不长眼睛。我那时听了大家的话才隐约觉得这怕不是件好事,才开始紧张于未来可能的死亡。

  甘谷县招了一千多新兵,在县上借了一个大民房开始训练,从基本的行进到打靶射击。训练了一个月之后,组织我们到县医院进行体检,同时有县政府单位开始核查家庭成分、社会关系。通过体检和政治审查的人大都是贫下中农继续训练,又训练了两个月,再没有时间留给我们了,一整个师直接奔赴朝鲜战场。铁罐子火车拉着一车的人昼夜兼程,吃饭的时候停在大站,大站上有准备好的补给,火车一停就送过来。我还清楚记得石家庄站送来的馒头,被子里包着刚蒸出来的馒头,还热气腾腾的,刚拿在手里,转眼馒头就已经冻住了,掰都掰不动了,那时候的天气真是十分寒冷。

  跨过鸭绿江,我们全副武装起来,每人一把步枪或冲锋枪,50发子弹,四颗手榴弹,再背上水壶和粮袋,我们正式站在了朝鲜战场上。部队这时转成了铁道兵,离前线还很远,但晚上依旧能看到南方天空的红光。美国的飞机就像一群乌鸦一样,盘旋在天上不分昼夜地轰炸。铁路修一点就被炸断了,炸断了我们就开始抢修。晚上被炸就晚上抢修,白天炸断就白天抢修,铁路不能通人就不能休息。比如说哪里有座桥炸断了,要在什么时间桥就得通,不通的话补给什么的就都停了,仗就没办法打了,必须要在一定时间里修好被炸的铁路。

  那时候朝鲜已经被轰炸得满目疮痍,原来的城市炸得基本上什么也没有了,这些被轰炸过的城市,部队是不敢住的。乡间的民房也大都被飞机炸得零落倒塌,我们就住在这种被炸过的房子里,做饭就在垓上挖个锅头。后来我们部队被炸得没有地方去,民房也没有了,我们就转移到山坡上。朝鲜北部的山大都是低缓的丘陵,没有突出的高山。那些丘陵山上面长满了松树。部队不敢在没树的地方驻扎,开始的时候在山里用松树枝搭棚子,在里面扔一点大米秆子铺在地上住。后来又在树林子里面挖能够容人站立的深坑,再把松树砍倒遮住地坑口,以此来躲避炸弹。我在深坑里面受了湿潮,得了腿病,至今行走不便,但腿病主要还是累的,一旦开始修铁路就没有休息的时间。我们修铁路没有机器,只有老 头和洋镐,就用这些工具挖石头,然后用炸药炸,人拿筐子把石头抬出来,从早到晚就那样干,后来累到走到哪里都能睡着了。

  美国的侦察机总在附近,一出来就会被飞机侦察到,一旦被发现,轰炸机很快就会到达,一直要把这个地方炸翻了才肯罢休,再照个相,用来说明轰炸的地点变了样子,这才算完成轰炸任务。

  当时我们住在山沟里面,那些从城市里逃出来的朝鲜人也到山沟里来,在森林里面临时搭了房子住。我们要用什么东西也会向朝鲜人民借,部队的纪律很严,借东西用过就要及时还回去,也不允许和老百姓多说话。

  我们的粮食是从东北征粮运输到朝鲜,主要是黍,像蒸大米一样蒸熟了吃。很少有蔬菜,朝鲜人民倒是有菜卖,但是人民币在朝鲜不能使用,要换成朝鲜币,要通过银行兑换,所以我们也没法买菜吃,水果更是想都不要想。国内也尽可能运菜过来,虽然觉得辛苦但其实已经很好了。还有猪肉罐头、牛肉罐头,一个班能分两个罐头。部队的待遇也并不高,普通士兵一个月发两块钱,其实也只是够吃饭,我攒了三个月的钱才买了一个手电。想和家里人联系就只能写信,就算是一来信就马上回信的速度,一年能收发两回最多了,非常不容易。

  入朝两年余,双方终于签署了停战协定。停战后的一段日子里,我们跑早操,做内务整理,早饭后进行军事政治学习,讲形势政策。

  按照协定,停战以后首先是双方交换战俘。其次是两国要在规定时间内从朝鲜境内全部撤离并受联合国检查。军队其实不容易撤走,一点一点撤军,今天要撤哪个部队,明天撤哪个部队,晚上撤哪个,白天撤哪个,按部就班地进行。我国当时向联合国上报的人数少于我们实际在朝的人数,晚上就偷着撤退,火车也不敢鸣笛。我们从朝鲜撤离,联合国在新义州检查人数。到站停车,一帮外国人来到火车上,个子高高大大,穿长衫子,戴尖尖帽子,我们都年轻,好奇心强,都探出头看外国人,他们上来数过人数后就走了。这之后过了鸭绿江,到沈阳稍事休息,再一路到黑龙江,在小兴安岭修了一年铁路。

  后来由于福建还没有铁路,我们部队又负责修建江西通往福建的铁路。去福建时,部队坐渡轮从南京过长江,渡轮甲板上有铁轨,将铁罐子火车车皮一起推到渡轮甲板上过江,一个轮船上带三节车厢,过江后火车再继续从铁路上走。在福建修铁路时,打一个两千多米的隧道打了几个月。那时打隧道是用炸药打炮眼,从山两面打,万一两边错位就会把人炸死在里面,很危险。

  在朝鲜时我就提出入党,一直到回黑龙江修铁路时,仍然在考验阶段,直到福建才入了党。我还曾被调到上海的军官学校学习,结果到第十天肃反来了,我们那个学校就办不下去了。

  1956年开始实行了探亲政策,轮流探亲,要先提出探亲申请,经上级批准后就可以回家探亲了。一个人只有一个月的探亲时间,如果超假就会受到处分。部队处罚很严格,受了嘉奖有队前嘉奖,挨批评则有队前批评处分。请假探亲批准一个月时间,回家以后只准住十天,其他二十天是要花费在路途中的,花费在路程上的时间不算是超假,但在家里住超过十天就算超假了。我曾请了一次假回家,在家里住了十三天,已经是算做超假要被处分了,但我回到部队时假期还没到,只用了二十几天。我也犹豫过要不要说谎,但我最后还是说了实话,由于超假三天,最后被队前批评处分了。

  后来国家开始实行义务兵役制度,我们志愿兵没有一个具体的服役年限,但是因为国家征兵的数量也是有限的,老兵就逐渐退下来了。

  我们复员是由部队统一办理手续(老人已不记得具体哪一年复员,复员证上写的复员日期为1957年7月15日),再移交档案给当地政府。当时,国家还可以统一安排工作。因为我们是铁道兵,可以继续留在铁路系统工作,但是福建的天气太热了,我不想留在那里,部队就给了我600块的安家费,还有生猪、粉条、电视机等一些物资补助。当时的政策是精简机构大量支援农村,我就回到了甘谷县。可是县政府也并不关顾我们。直到现在,也只是每个月发两三百块钱,唯一的就是死后凭着复员证领一些安葬津贴,并没有什么旁的。人们说亏了我们这些当兵的了,其实我也不求什么,我这一辈子活的是我,就已经满足了。

  [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“中国人民志愿军驻防朝鲜问题研究(1953-1958)”暨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8年暑期社会实践学生自组团队“寻光者”访谈成果,指导老师田武雄,团队参与人:赵楚楚、史龙飞、方超、李瑞敏、赵静、朱浩颉、韩一苇、林小龙、马雯佳、田爱容、李扬、周敏、苏培英、向瑶、杨新茹、王天阳。]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